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资讯

位置社交的需求规模和解决方案

2020-07-26 05:32:25

LBS是个热门话题,但目前暂没出现杀手级的应用,大家都在等着看到底啥模式最杀人。曾经铺天盖地的位置签到服务莫名其妙地没火起来。街旁的签到量遥遥领先,但跟互联网其他业务比起来九牛一毛,其他LBS服务索性不怎么玩了。然后大家一窝蜂去做流量通讯业务了,国内外情况一致,能聊天能发图能语音能群聊能视频能传图能涂鸦能手写能声讯能围观能XX的应用倾巢出动。米聊很有技术,微信很有份量,其他家姑且就没落了。其实互联网公司做产品,最可悲的就是尼玛自己员工的同类需求要用竞品来满足,你敢说那些做流量通讯的公司现在不用米聊微信了?

上文的两个产品形态,基于位置的签到服务加上基于流量的通讯服务,结合产生一种新的模式所谓位置社交,那这个模式又混得怎么样呢?目前出产的产品不少,有文章能总结出十几款来,已不乏已阵亡者。位置社交目前不温不火,试水者不多但在努力游,大公司还不需要进,等看到冒泡者再说。再说了微信之流再敢铺开做位置社交吗?冲突传统关系网不说,本身也没什么沉淀,不足为虑。其实这类难下定义的模式大公司很难入手,因为受限于部门合作和人员架构,有些项目不明确需要怎样的资源配给,变动成本太大。综上所述:位置社交模式仍处于试水阶段,偶有浮尸,不见大鱼。

位置社交有需求吗?

大多数人都懂,基础社交需求(也称低俗社交)是亘古不变的。用知乎某人的话说,这是人类生生不息的源泉。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基础社交,人多的地方更有,专注陌生人社交的地方最像。为什么?中国人还没进化到坦荡地跟一个朋友说想爱,即便再想也不说因为要做朋友。好的,那么不是熟人社交,就是去陌生人社交了。这个需求长久被满足着,酒精场所和网吧较为通见。到了互联网上,有大量论坛为此目的服务,然后只要是大型社区就会有。

所以当位置社交进来了,它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基础社交。大量的基础社交爱好者涌入也不足为奇,尽管事实上他们八成只是有需求但从没成过。所以JJDD以及类似的应用,都遭此下场。事实上哪个女人受得了跑到一个社区看到满街的狼,而且这种供需严重不平衡的场合很容易招惹付费交易,平台有连带责任,也没哪个平台敢这么直白地走下去。那遮遮掩掩的又不允许谈钱又保持供需严重不平衡,社区失落感和流失率就这样了。

其实位置服务不只解决基础社交需求。人类社会千百年来,共同知识、共同话题和共同诉求三者都创造社区。我们为上学而分在一个班,我们都在学物理所以讨论,我们都知道奥特曼所以玩耍。长大至今,我们因为想得到更多信息而上微博,我们因为删帖管制而唧唧歪歪,我们因为都知道蓝精灵而出现各种段子。这三个共同贯穿我们始终,因此有了同学朋友,形成社会。好的,位置社交不就重组社会关系吗。因位置聚合的群体,若命中任意一个共同,就有价值。我们在一个校园里,一起上马哲公共课,困得实在不行了,就一起声讨下奥特曼老师吧。我们都在中关村,这里遍地是程序员吃饭的地又死贵,吃饭时拿手机讨论下地沟油算法吧。我们都在迷笛音乐节现场,刚才的歌手叫什么唱得很好听啊,问下现场有人录了没,粉他下让他下次传我吧。

综上所述:只要命中共同知识、共同话题和共同诉求之一,位置社交就有天然的应用场景。

位置社交服务需要解决什么问题?

问题一:让用户对社区有认知,矫正目的。

前文所述,低俗社交是用户对于此类产品的默认态度。中国有大量人群寻找陌生人,就是下半身需求。还是前文说的,没几个人成功,没成功也没事,但这个需求总是莫名其妙浮现。既然无法满足用户,就教育用户吧。产品需要在用户识别的第一分钟做到这点,消除邪念不是关键,还要告知用户可以做什么,而且让其觉得这也很有意思。

如果用户认定了产品只解决生理需求,用户就被自己妖孽化,对社区也是伤害。再说了,若社区本不满足此需求,用户得不到满足就很难再回来了。很多用户,除了是个有心无胆的色狼外,还可以是很多对社区有帮助的角色,速度教育他。

问题二:位置社交服务不是刚需。

这不是刚需,使用成本也很高,你要消耗一定的电量、CPU、时间、精力、思考、位置隐私、心情在这个服务上,这个成本相对于其他手机应用来说是很高的,而且打破人们的固有行为习惯。若得不到足够的回报,会造成用户流失。我们都能想象,当所有人都在位置社交上时,我们可以做很多事,小区广播,街坊聚会,公司活动,演唱会祝福,活动抽奖,拼车,租房。但是起身并不容易,人们需要有持续使用的意义和理由。

此问题暂时无解。

问题三:用户隐私阻碍持续发展。

苹果和谷歌都先后陷入了此问题中,操作系统提供商已经保存一份用户位置数据。纵使有个别公民和政府控诉两家公司,但大多数用户是信任两家公司的。第三方公司要记录用户位置数据,信任感有待加强。首先信息获取协议和服务协议要明确,其次要确保位置数据不被直接获取,再有就是主动规避人身安全风险。

第三点我认为极为重要。有位置服务工具敢把用户的位置直接暴露在地图上,通过分析她出现的时间,这可能会引发安全问题。Facebook的强大覆盖,像一份世界公民资料库,人可以在上面找到另一人。找到的是某人在网路上留下的一份信息,这份信息有权隐匿,而且是默认隐匿。位置服务若形成强大覆盖,就像一份世界公民位置库,人可以在上面找到另一人的位置,但位置是对应人肉体的,由此引发的不安全因素大大存在。默认隐匿功能要存在,白名单和黑名单要并行存在,精确位置信息作为重要敏感信息必须在双向关注情况下再次授权使用。有些新事物出来,若我们自己都不了解它到底是什么,可能就成了先驱,成就了后人,例如滔滔和饭否。

结语

尽管对此命题表示了许多质疑,但我仍相信位置社交服务迟早要进入我们的生活。有人想在看演唱会时分享感动,有人想在自习室里询问昨天谁丢了某本书……也许你某天走在路上,手机突然响起,提示你周围可能有位老朋友。你打开手机一看,它提示你的初中同学刚与你擦肩而过。你点开他对话框召唤,然后唤醒一段美好一段欢乐。科技改变生活,日后如果擦身而过,我们不再形同陌路。

文章来源:craylin.blog.163.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链接。